原创自驾云南:剑川闲拍遇韩国人学习木雕,书法篆刻传承人为爱好守候

原标题:自驾云南:剑川闲拍遇韩国人学习木雕,书法篆刻传承人为爱好守候

我是书影,自驾新疆、西藏后来到云南剑川休整。

7月29日,我在剑川县城继续停留,这天没有特定目标的城里闲转一下。剑川是一座古城,历史悠久,有很多有意思和品位的文化,也能发现很多有趣的事情。

早上去吃剑川的蒸饵丝,这是别处很少见、或者有人都没听到过的小吃。做法是先将饵丝蒸熟,再拌上肉卤和泡皮(炸猪皮)以及酸菜等佐料,最后浇上高汤。

这家饵丝店我曾多次到过,但一直都是吃砂锅米线,有一次老板非要我尝尝剑川特色小吃“蒸饵丝”,结果一下子喜欢上了。

吃过早点,我沿着街巷随意转,看见了一家榨油作坊,她们说已经做了20多年了,一直是用这种方法榨油,买家都是县城和周边的人,她们榨的油吃着放心。

在这里看到了野生的青刺果,原来这是榨油的。

青刺果是一种多年生的稀有木本油料植物,含油量大约有30%。是一种较理想的绿色保健食品,同时还可以作为化妆品及其它用品。在市场上卖价也很高,这里的价格是100元一市斤。

除了青刺果,这里还在榨核桃油,这也是一种保健油,价格是40元一市斤。

往前走,转到了一家木雕公司,原来这里是我曾采访过段国梁先生经营的公司,段先生是国家级非遗传承人,被誉为“当代中国传统木雕行业的领军大师”,也是剑川的木雕代表。

段先生公司的展品很多,边看边同员工闲聊,知道这里有一位韩国人在学艺。

我们来到楼上,看见来自韩国的田溶雲先生,他正在认真的雕刻一件花鸟,他说这是他第二次来剑川了,他在一个偶然机会发现了剑川的木雕,就被震惊了。他觉得剑川木雕工艺太复杂、太精湛了,他决定到中国学艺。

田先生今年六十岁了,他原来是做国际贸易工作,对木雕并不熟悉,但他吃苦又虚心,进步很快,而在段国梁先生这里又能得到中国最顶级木雕大师的指点,他学到了很多东西。

这件作品他已经做了一个多月,就要完工了,他很满意,他说要送给的妻子。

田先生虽然是在学习中国木雕,但他还是设计了一套自己应手的工具,就是右手这些用竹棍做的,非常适合用手把握,而左手的是中国传统工具,是用硬器敲打,两者配合使用,相得益彰。

田先生又约我们来到他住的客栈,品尝咖啡,他对中国已经很熟悉,汉语虽然也很磕绊,但一般交流没有问题,他也使用中国微信,说有180个微友了。他说很喜欢中国,喜欢剑川,这里的人也很喜欢他。

在床头我发现一块木板,他说是用来练习刀法的,闲时就琢磨,他说来中国学习木雕完全是为了业余爱好,出自对中国木雕工艺的敬仰,他想把中国的木雕介绍到韩国,把韩国的木雕艺人也带来中国交流。

同田先生告别,我们约好晚上来恒庐客栈吃饭,然后沿街巷往回走。途中看见一个刻章的师傅在雕刻,同去的杨树钧说,这是剑川的一家“老店”,祖上就是刻章写对子,一直沿袭到现在。现在的主人叫杨大明,书法和篆刻都不错,而他哥哥的书法更厉害,他父亲不仅书法、篆刻好,还对白族的阿吒力文化很有研究,也是非遗传承人,可惜已经不在了。

杨大明说他中学毕业后就子承父业,干起了祖传的老本行,继承这个铺面已经快三十年了,虽然做这个行业挣不了多少钱,但是很喜欢,每天看书写字,他觉得很充实。但他的水平还是赶不上父亲和哥哥,他一直是有目标的,他是为了爱好而守候着。

他给我们看他的篆刻,他已经治印一千多方了,他说还在学习。

我们夸他刻的很好,可他还是觉得父亲的更好。

他这里有一本过去父亲用过的治印小册子,上面有1948年的刻章、写字价目表,这也是很珍贵的资料了。看看当年的物价,是不是很有趣?

回到客栈写东西休息,这些天在剑川其实也是非常的累,特别是下乡采访,要早出晚归,本想好好歇歇,但一点也没有清闲,这里朋友多,采访的多,要写的多,唯有休息时间少,疲乏并没有减轻。

晚上田先生应约来恒庐客栈,我们喝一杯,发现他是很随性,也很有趣的人,一下子很喜欢他,我们约好明天一起去羊岑拜访马锅头和一个乡村残疾人木雕厂。

我是书影,于2019年7月20日起自驾云南(已经走过新疆和新藏),请关注我,及时给您报道途中的所见所闻。